suktuen

[靖苏]二个坑。

梁鸣玉:

    
    翻案后时间线拉长,四境战事延后。
    
    ----------------------
    
    萧景琰午后在东宫听了半个时辰的一干不打紧的事情回话,待人都退下后又觉得稍稍困乏,眼下并无要紧的政事,新政早在自己还是亲王的时候就已经推下去,眼下正是抽丝剥茧得去除积弊,倒是稳妥,也性急不来。
    他正值一生最好的年岁,早已褪去少年的稚嫩青涩,也消磨了青年人常有的戾气和执拗,储君之位他负担得起,也愿意负担。至于喜不喜欢,其实是最没用的问题。因为无论答案如何,该承受的还是要承受,该失去的还是要失去。
    譬如皇位于他,譬如林殊于他。
    
    他拿起了茶杯浅浅啜饮一口,又觉得苦涩毫无回甘,细想想也无其他要紧事,索性让战英去牵了马,想去城外转转。
    直到萧景琰在苏宅门前下了马,才疑惑地看了一眼身后半步的列战英。
    战英见此,疑惑道,“殿下……不是想来苏宅看看吗?”
    萧景琰愣了愣,又懒得再解释。只说既然如此,那不妨进去看看。
    
    虽说外面仍悬着苏宅的牌子,到底也是一座空宅了。本来这所宅院便是为了隐蔽,要比他处荒凉寂静许多,眼下更是杳杳无声,似乎人走着走着就空气里就平白多出许多空洞来。
    主人并不在,或许是再也不回来了。萧景琰推了书房的门进去,里面的摆设如故,仿佛只待着人归来。想是梅长苏游历江湖,带去也无用,就这么留下来,长成牵挂。
    他在积了薄灰的屋子里待了片刻,只觉得异乎寻常的平静。他已经长久没有这样的平静。不同于他征战在外时夜里孤身聆听过只有烈烈风声的平静,不是林府抄家之后他半夜偷偷过去时四遭只余寒鸦声的平静,也不是九安山上,他枯坐一晚等梅长苏醒来时的平静。
    是余生漫长,他凭挚爱这一点气息,便可安然活下去的平静。
    
    他原本还想去地道看看,想来耽搁的时间也不少了,就接了战英递过来的披风打算回东宫。
    傍晚风开始变凉,萧景琰慢慢往门口走,战英和几个近卫也不说话,只是慢慢跟着他走。
    到门口时旁边的人上去把门推开,彼时萧景琰偏头看了看西墙上落入的余晖,在转过头来时发现战英愣住了。
    “怎么……”
    他顺着战英的视线看过去,忽然也没有了声音。
    目光尽处是一位故人,被人扶着站在马车前,分明只是青衫玉冠,却依旧风华灼灼。
    “甄平……我记得我不是跟你说过,这宅子折价卖给谁都可以,只是不卖太子殿下吗?”
    甄平没敢吱声,倒不是回答不上来,只是太子殿下在这里,他回的哪门子的话。
    
    萧景琰呼吸滞了一滞,轻声道,“怎么回来了?”
    梅长苏抬眼看了看他,眼里一点理所当然的从容,答非所问道,“恩,回来了。”




嘤嘤嘤这个也是送给一个很可爱的姑娘的,我想给她写甜来着,来不及还没写到,就坑了。所以就不送了。[喂
    

评论

热度(5)

  1. suktuen梁鸣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