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tuen

【靖苏十世镜】〖网游涉三〗 虚妄游戏 (伍)

温溯溯溯溯:

大型靖苏前世今生穿越接龙活动,以镜为媒,纵渡痴妄,人都言三生三世,他却将十世赋予一人。 
五人一世,一世七日。敬请期待。 
吃粮烦请关注主页君   @靖苏十世镜 

“叮咚——”

  蔺晨叼着根棒糖开了门,不出意外,门口站着已然没有从前飒爽气息的萧景琰。

  “进来说吧。”

 

  房子原是梅长苏的,自从他过世后蔺晨就搬了过来,方便照顾飞流。里面的设施一样都没动,仿佛梅长苏仍旧生活在这里一样。萧景琰四下张望就看见了楼梯口的照片。沉稳清冷的男人戴着眼镜面对着镜头嘴角勾起一丝笑,让人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蔺晨对他的举动熟视无睹,大爷似的瘫在沙发上把旁边睡得正熟的小脑袋挪到自个儿腿上。“说吧,想问什么?”他伸手将沙发上的薄被扯过来给小家伙盖上,“不过我知道的也不一定比你多就是。”

  萧景琰在他对面坐下,双手相扣沉默了许久才开口:“为什么…”

  “你要是想问长苏为什么会看上你,那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某一天他没戴眼镜就出去浪正好就看上个小学弟了。如果你想问为什么要制造苏苏的话,这我倒还能给你说上两句。”

  “长苏那个家伙,典型一学术死宅。人际交往情商负数,好不容易光棍二十来年终于老天长眼看他可怜给了他朵桃花,结果倒腾了四五年不仅没倒腾出个啥来还把人弄得离自己越来越远。说起来卫峥那事儿后来他也是帮了忙的,否则你觉得他现在还能东山再起?只不过他当时被某人‘教训’了一通就想不开了,奔驰开到四百迈就跑出去了,结果最后人没回来还扔给我一个大麻烦,真是的…”蔺晨也毫不在意对面坐着的那人表情已经糟糕成了个什么样子,自顾自拿起水杯润了润喉咙。瞥见腿上小家伙醒了就嬉笑着捏了人一把脸:“嘿你个小没良心的,我一说到你苏哥哥你就醒了,真厉害。”

 

  竟然是…这样吗…

  萧景琰努力回忆了一下,对于这个学长,他的印象中只有大学时期偶尔的几次碰面,还有后来卫峥那件事。年少时自己还曾经对这个学长有些畏惧,镜片下偶尔透过来的目光太过锐利。现在回想起来…

 

  蔺晨跟飞流逗了会儿,见对面那人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后便继续开口:“后来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长苏制造了苏苏,在走之前让我开启JS程序。他约莫是想着死都要死了怎么着也得让暗恋了四五年的对象知道曾经也有一个人痴痴傻傻恋慕了他这么久让他也膈应一下尝尝我这些年的滋味。”说罢,他叹了口气。“情深不寿,慧极必伤。那家伙两样都占全了,死得早也是自然的。”

  “不许你说苏哥哥!”

  蔺晨接下了袭来的小粉拳:“好好好我不说了。”伸手给飞流顺毛,最后说了一句。

  “萧先生,或许在此之前有些地方是长苏瞒着你,替你决定的。但在此之后的路,是要你自己走的。”

  “你心里住着的,是那个已经死透了却留有你们曾经回忆的梅长苏?还是那个只能隔着屏幕跟你说话的陪了你小半年的苏苏?”

 

  萧景琰做梦了。

  他梦到大学时期的自己,抱着下节课需要的资料走在长廊上。迎面走来一个人,冷冷地,不含任何感情地朝自己点了点头。自己也迷迷糊糊地朝着人点点头,继续往前走。梦里的萧景琰没有回头,所以他不会看到身后的梅长苏注视着自己的背影直到自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他梦到了那一次,他抓着梅长苏的衣领,愤怒地摇晃着那瘦削的肩膀怒吼:“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救救他!!!”

  梦中被怒火掩盖了理智的萧景琰不会看到,在那双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眸子底下,藏了多少的痛苦和挣扎。

  他梦到自己和梅长苏一起出现在那个隐藏剧情里,山林间云雾弥漫,他背对着自己说:“如果能和你一起看,那该有多好。”

  他梦到了,无法言语的场景。梅长苏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口中吐出阵阵热气,亲密接触的那处随着摩擦竟有些发疼。他俯下身来,在自己的唇上啄了一口轻唤。

  “景琰…景琰…”

  萧景琰痛苦地闭上眼,带着哭腔的细碎声音仍旧在耳畔回荡,逐渐地,逐渐地变得软糯。

  那是苏苏的声音。

  萧景琰睁开眼,只见小小的人儿坐在自己身上,小手一个劲儿揩眼泪,喊着:“景琰!景琰!”

  别哭…

  苏苏不哭了…

  萧景琰努力地伸手想要帮他拭去脸上的泪痕,可是却不知为何,怎么也够不到。

  为什么…

  为什么!!!

 

  最后,梦境中的一切消散,只余一面巨大的镜子,里面映出成百上千个画面。

  “这些都是你和梅长苏的前世。”柔和的女声不知从何处响起。“十世镜封印开启,你们二人需共度十世劫难,此前,你们二人已经平稳度过八生八世,不知为何到了这一世,却是这么早地天人两隔。”

  “你们曾经有那么长的缘分,今生,你的心又是如何呢?”

  萧景琰抚上镜面,看着一世世的画面掠过眼前,半晌才开口:“这些,都是我和他的曾经。”

  “但是。”

  “这与今生的我何关?”

  “爱情,难道是由曾经决定的吗。”

 

  从那以后,蔺晨再也没见过萧景琰。对门的屋子已经换了个主人,新来的住户是一对同性的恋人,真是十足十的讽刺。

  两年后,蔺晨在报纸上得知了萧景琰大婚的消息。

  看完后,他沉默了许久,久到连飞流都怀疑是不是出了问题。太阳落山时,他却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指着墙上的照片大笑:“梅长苏!到头来你还是算漏了一次!”

  墙上的男人仍旧对他笑着,冷冷的。

 

  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东西。

  你觉得你已经遗忘了,但事实上你却从未遗忘。

  就好像死去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活着的人的痛苦,活着的人也不会懂得死者那一瞬间的解脱。

  

  又是两年,飞流已经成年了,对门的小家伙们也已经去荷兰领证了,梅长苏如果还活着也已经是奔四的年纪了。蔺晨在网上看到了萧景琰离婚的消息。

  “他每天只顾着看手机,玩游戏,丝毫不在意我和孩子的感受!”

  曾经以为自己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子对着镜头大吐苦水,屏幕后面的蔺晨却在不经意间流了一身冷汗。

  这才是…你的目的吗…

  照片上的梅长苏仍旧笑着,在蔺晨眼中看来,竟有一丝快慰。

 

  喜欢是善,而爱是恶。

 

【游戏版面】

  萧景琰:苏苏,早上好。

  苏苏:早上好呀景琰~今天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萧景琰:没关系的,反正苏苏会陪着我的,是吗?

  苏苏:嗯!苏苏会一直陪着景琰的!

  苏苏:直到永远。

 

  萧景琰看着屏幕上的小人儿,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你所谓的爱情,到头来,不过是我一场虚妄的游戏。

  【END】

评论

热度(45)

  1. suktuen温溯溯溯溯 转载了此文字
  2. 冬小蚁靖苏十世镜 转载了此文字
  3. 靖苏十世镜温溯溯溯溯 转载了此文字
    先转,推文后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