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tuen

一生所谋 第六章·长沟流月去无声(下)

云生结海楼:

非常抱歉。。。。。。最近一直在补前几周停掉的课,又加上进了考试周,因而没有时间精力写文。我保证本周还有两章内容,我发誓!


过了将近半个时辰,梅长苏才彻底脱身。


“苏兄,你刚才去哪了?飞流呢?”


“没什么,刚刚遇见了靖王殿下,与他说了一会儿话。我让飞流去宫门口等我了。”梅长苏说得五分真五分隐。景睿豫津都不疑有他。三人一同出宫。路上景睿和豫津还在议论着武试的事情。


“再过几天武试结果就出来了。这个百里奇那么厉害,霓凰姐姐不至于真要嫁给他吧?不行,景睿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练剑,到时候打败那个百里奇。”


萧景睿苦笑不已:“你去给我找颗仙丹来服下或许可以。我要想打败他,可能用上沉霜剑还有三分希望。可是也仅仅是三分希望而已,况且这样还胜之不武。”


“沉霜剑?传说中的天下第四名剑?景睿你从哪弄来的?”


“我没和你说?是苏兄送我的生辰礼啊!”


“生辰礼送天下第四名剑!苏兄大手笔啊!”豫津啧啧赞叹。天下十大名剑,那可是众多达官贵人江湖客梦寐以求趋之若鹜的东西,排行第一的洗心剑据传是项羽特意命人为蒙毅小公子所铸,但早已不知所踪;排行第二第三的便是那赫赫有名的龙泉太阿了,但这两柄剑在八年前分别随着他们的主人葬身崖底了。所以,现在沉霜剑是实际上的第一名剑了,但一直行踪不定,不想早就归了江左盟,又以生辰礼的方式到了景睿手里。


“豫津若喜欢这些,江左盟里还有天元刀,寒玉匕首,等到七月初七的时候我也送上一件给你庆生。”


“好啊,一言为定!”豫津得了这么个许诺,开心得紧,一时间就把那百里奇的事情忘在脑后了。梅长苏心中却在暗暗计较。要找到一个能打败百里奇的并不难,不说旁人,飞流便可以,难的是,如何才能让霓凰郡主拜托这道婚事呢?


等等,飞流……


梅长苏猛一抬头,眼前已经是宫门口,却不见飞流乖乖等他,倒是一大群人围着两个交战的身影。其中一个是飞流,另一个赫然是大梁第一高手禁军统领蒙挚。梅长苏眸光一紧。


“这少年好生厉害,和大统领打了将近两百回合了都未落败。”


蒙挚也觉得惊异。他是琅琊榜高手榜上第二,天下能与他一战的不过三两人罢了。今天他虽然未尽全力,但着这少年还不到十五岁,竟然能在他手下走了两百招。


“飞流,快住手。”飞流听了这熟悉的声音,挡了一掌后便飞身退到梅长苏身边。蒙挚觉得这声音分外耳熟,又见这少年突然收了招数,便转头朝梅长苏看过去。这一看不要紧,他瞪大了眼睛,喉咙里显然就要蹦出字来了,却见梅长苏狠狠瞪了他一眼,到了嗓子眼的话最终没能蹦出来。


 


“小苏,是你?这十五年了你的相貌一点变化也没有,可是你的身体怎么了?”当夜蒙挚偷偷潜入了雪庐,梅长苏见他来了,也并不讶异。蒙挚十多年前曾在云埋庄拜师求艺,梅长苏那时候也正好住在那里,两人交情极好,只是蒙挚很快就离开了云埋庄投军去了,从此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而那时候梅长苏的身体还是好好的。


“没什么,生了一场大病就这样了。”梅长苏含糊其辞。蒙挚又是个一根筋的,也没有想太多。


“那你来金陵是为了什么?小苏,金陵城里可不太平。”


梅长苏轻笑:“对啊,金陵城里不太平,所以江湖上还有各处州郡也都不太平。要想让那些地方都太平下来,我得先让这金陵太平了。”他声音清灵动人,因而说着这绕口令似的话如念诗一般悦耳。蒙挚很快就明白了他什么意思:“小苏你是说,你要卷进这夺嫡里?”


梅长苏嗯了一声。他当然不会说出自己全部的意图。


“那你打算选谁?誉王还是太子?”


梅长苏顿了顿:“你觉得我会选他们?一条毒蛇,一头蠢猪?”


听见梅长苏把太子誉王贬得一文不值,蒙挚就知道他肯定不会选这两个里面任何一个。他思索一番:“莫非,你想选靖王?他虽然权势恩宠都不及那两位,但是的确是诸皇子里条件最好的一个。”


“不错。靖王虽然位分低,但是军功赫赫,这是他最大的优势。而他本人心性耿直纯良”,说道“耿直纯良”四个字时,梅长苏揉了揉眉心,想起了白天的事情。觉得自己真是睁眼说瞎话,“至少在朝臣与百姓看来是这样,不结党营私,不卖官鬻爵,比那两位好太多了。”


蒙挚赞许地点点头,发自内心地把靖王猛一顿夸。梅长苏脸上依旧带着柔和的笑意,心中却已经把那登徒子骂了百八十遍。


 


蒙挚踏着月色离开了雪庐。梅长苏站在门外看着他背影远去,忽的想起他曾经在某个月圆之夜,卧在项羽身畔吟了一首《水调歌头》。


原来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离开云埋庄已经十五年了。

评论

热度(47)

  1. suktuen云生结海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