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tuen

【靖苏】相爱跨越千年28

sally_is_silly:

密道play【自暴自弃脸】



————元祐七年————


萧景琰步入密道。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这个地方。

斩断的铃铛已被修补好,明晃晃的绳结突兀地悬在空气中,给见者的心中留下一个消不去的疙瘩。

断了的东西就是断了,谁也不能把它恢复成原样。

这一点,萧景琰心知肚明。

他想那个人也是。


还好梅长苏不是小气之人,这是唯一能让萧景琰感到些许安慰的事情。尽管这一点可怜的安慰纯属自欺欺人。

他出口的话本就专往那个人的心窝子里戳,萧景琰想,那天他就是故意的。

气上心头,看见梅长苏可怜巴巴的眼神后他竟然有一丝恶意的快乐。

那天他是怎么想的来着?

他想,小殊你看,这就是我现在喜欢的人。

而更让他感到悲哀的是,即便那个人作出那样的选择,他还是喜欢他。


对于梅长苏的不解和对于林殊的愧疚把萧景琰的心分成两半,一半在火上炙烤,另一半则浸在冰水里,而这水深火热的心情最后一股脑地倾泻到了梅长苏身上。

萧景琰坐在密道中静默,望着那天梅长苏跪下的方向,几乎成了一尊雕塑。

他想见梅长苏,却又不敢见梅长苏。更何况苏宅的一干人等防他比防贼还严谨。

萧景琰苦笑着闭上眼睛,冷寂许久的密道再次陷入了无尽的沉寂。


吱呀一声,密道的另一头透出几许亮光。

因着卫峥那事,梅长苏本就破落的身体再次遭到重创。他接连昏睡几日,直到前几天才看看苏醒。

这醒了也和没醒一样,苏宅的一干人等仍旧把他当做精贵物件,在晏大夫的命令下,只准他在床上躺着,不准下地。

要是梅长苏稍微透露出想要出去的欲望,先有飞流撒泼打滚,后有黎刚甄平红了眼眶,两者一叠加,他也只能乖乖躺着做一尊佛佛像,日日让他人供着。

哪有那么娇贵,梅长苏只敢在心里暗笑,却不敢说出去。


他也不敢问萧景琰的状况。

萧景琰在密道里的冷漠无情是被他和甄平亲眼瞧见的。赤焰的旧部一贯护主,又看不上萧景琰的没脑子,平日里没少说靖王府的坏话。

在他昏睡期间,估计甄平已经把靖王那天的恶行给传了个遍。刚醒来时,他还想多问两句靖王府的情况,黎刚就装作听不见似的岔开了话题。

梅长苏觉得好笑,却又知道这帮人是真心关心自己,也就不再询问萧景琰的状况。

他可没忘萧景琰那天是怎么对他的,晾他几日也好。

梅长苏这般想着,安心地躺在床上养病。


可待到金陵雪霁,萧景琰还是没有出现。

梅长苏久病卧床,心中越发不是滋味。他开始嘀咕起萧景琰是不是被事情给绊住了。

他的身子比前些日子爽朗很多,气色也越发得好,可论气力,却连吉婶也打不过。

光明正大地出府是无望了,估摸着他一迈出房门,就有一大帮子人呼天抢地。烦,真烦!

正门行不通,梅长苏就琢磨着些旁门左道了。

这不密道还没被封嘛!趁着飞流被蔺晨哄骗出去,他披上衣裳,做贼似的打开暗门。


密道很黑。有段时间未有人走动,墙上的烛火早就熄了,烛托上也蒙上不少灰尘,梅长苏嫌弃地摆摆手,挥去浮在空中的尘埃。

他进来就后悔了,密道的环境暂且不论,这个时辰,萧景琰想必不在府中。

梅长苏思忖着,正欲回头,突然听到被压抑的呼吸声。

“谁?”他骤然警觉,抬头看向声源。


萧景琰在密道门开启时就躲了起来。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事实上他几次三番去探望梅长苏时都被黎刚等人拦下了,飞流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把靖王府的花都给薅秃了。

萧景琰不恼,这本来就是他该受的惩罚。他坐在靖王府,日日派列战英打听梅长苏的身体状况,弄得苏宅一干人等连列战英都不待见了。

梅长苏的出现实属萧景琰意料之外。

他隐匿在阴影处,贪婪地打量着一步一步走下台阶的梅长苏。因着心情的激动,萧景琰不自觉就漏出些许气息,而这些许气息被敏感的梅长苏瞬间捉住。

萧景琰还没想好是否要继续隐藏,身体就自发地走了出来。

他站在还未反应过来的梅长苏面前,攥紧拳头,还未说话就先红了眼眶。


是景琰。梅长苏吊起的心瞬间就落了下来。他自哂,也对,除了景琰哪还会有其他人过来。

“殿下,可否先点灯?”梅长苏虽站在亮处,却仍看不真切萧景琰。他有些郁闷,可对方直杵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好开口请求。

萧景琰的呼吸声浓重了些,什么都没说,利索地把残烛给点上了。昨晚这一切,他又默默地回到原处。

梅长苏总算能看清萧景琰通红的眼眶。他是何等聪明的人,自然猜得出萧景琰脑中在想什么,心下颇有几分大仇得报的畅快。

“殿下……”想归想,总还是要做些手段安抚的,梅长苏一开口,就被萧景琰又急又快地堵了回去。

“别叫我殿下!”声音里还带着气急败坏的鼻音。


萧景琰一出口就后悔了。他抬头看到梅长苏又苍白了几分的表情,懊恼不已,全然不知对方只是惊愕不已而没能作出半点反应。

“长苏,你别叫我殿下。”萧景琰软了语气,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再开口时带上浓重的可怜巴巴,“叫景琰。”

梅长苏憋笑不已,却仍旧要维持着自己的风度。他端着架子,假装面无表情地巡视萧景琰凄惨的脸良久,像是要把这难得一见的一幕看个够本。

罢了。梅长苏心软了,他从怀中摸出帕子,一点一点擦去萧景琰的眼泪,温软地叫了声“景琰”,最终在他唇边啄了一口。

萧景琰响亮地抽噎一声,像是突然被打坏的器具,造成极大动静后又恢复平静。


前戏半小时秒射五分钟就是我


TBC


评论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