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tuen

山盟锦书 第四章

风雪夜归人:

(大家给我默念,这是类似南北朝南北朝,这是类似南北朝,这是类似男风还挺盛行的南北朝,不是宋朝,不是宋朝,ooc我的锅,不要怪我家殿下和六郎,哦,还有十年后的宗主)


“微臣杨业叩谢圣恩!”一家人死里逃生,不由百感交集,杨业更是感激涕零。八妹却是一脸泪痕,气愤地盯着地面。七郎发觉妹妹的情绪不对劲,但是武英殿上,他也不能做什么,幸好他们跪在最后面,也没有人会注意。


退朝归家时候,七郎终于忍不住了。


“八妹,能不能告诉七哥发生了什么?你好像一直都不对劲。”


“七哥,你告诉我,六哥去哪了?”


“你没有听皇帝陛下说吗?六哥现在在靖王府里。他和靖王殿下极为投缘,所以做了副将。”


“那个靖王是皇帝的儿子吗?”


“是的。”


“那他肯定不是好人。皇帝是不会放过六哥的。七哥你想想办法,把六哥救回来行不行?”


八妹刚刚把话说完,七郎还来不及说什么,杨业就觉得不对,过来问道:“八妹,告诉爹爹,中秋节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爹你怎么知道……”


“告诉爹爹,发生了什么?”


“不,六哥告诉我,这件事情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家里人。”八妹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什么也不愿意说。


七郎不知轻重,还想追问,杨业隐隐约约明白,这事情很可能是皇家隐秘,便阻止七郎,叫他不要问了。


第二天杨业就去拜访靖王府。


“杨元帅,请坐。”


杨业是认识这位年轻卓越气度凌云的皇子的,当年云梦泽平寇之时,杨家曾与靖王并肩作战,虽然称不上熟稔,也算是泛泛之交。此刻见他在自己前面居然丝毫没有架子,又想到百姓们对他都是赞誉有加,不由暗自赞叹,“吹笳倚剑决沙场,祝捷千里安朝堂”,真是此言不虚。


“不知道殿下能否让六郎出来与我见一面?”


萧景琰面上依旧带着有些憨厚的笑意:“当然,当然。我这就请六公子出来。”


“爹。”六郎知道在父亲面前不能露馅,所以努力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正常。


“六郎,这次多亏了你。”父子几日不见,百感交集,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是因为我们杨家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杨业重复了一遍,似是重复又似是疑惑。


杨业还是想询问中秋节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靖王在这里,终归不大方便。


“殿下请恕罪。杨业与小儿还是一些家务事要交代,所以……”


“本王明白,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就不要知道。”靖王意有所指,随后便走出去了。


“六郎,你能不能告诉爹爹,中秋那日,你与八妹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


“爹,既然八妹没有告诉你,那么我也绝对不可能告诉你。”


“六郎!你不说,我这心里实在是……”


“爹爹,不碍事的。既然我现在没事,那么我以后肯定也不会有事的。”


杨业愁色满面,六郎越是不说他心里就越是急躁。六郎不住劝慰,杨业只好暂时放宽心,又对六郎交代了几句,便回去了。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六郎觉得似乎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瘫软在椅子上。


靖王走了过来,将他抱起。六郎觉得身子悬空,不由瑟缩了一下。


“为着你的身体着想,我暂时是不会碰你的。我是真心喜欢你,别把我和那无耻之徒混为一谈。”说罢他便在六郎唇上吻了一下,刚刚触到又旋即放开。他注意六郎已久,自然知道六郎容姿昳丽,不少好男风的人最喜欢这种秀美精致却又干干净净不带脂粉气的少年郎,秦放那等并不曾听说有龙阳之好的人都出言调戏,何况那些真好此道的人?因而也有不少人搅扰于他,虽然都因为惧怕将府而不管怎么样,但是六郎还是因此有了心影。


“殿下……”六郎突然讷讷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若是再不明白靖王的情意,那他杨延昭就是真的傻瓜了。这几日,六郎发觉王府里看他的目光也变了。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靖王的男宠,目光中或是轻贱或是同情,但是也不知道靖王是用了什么办法,府中再没有人那么想了,对待他与对待别的军将并无不同。后来众人又听说他是杨家六子,便更尊敬他了。而靖王本人待他,也是一日既往地细心周到,只偶尔轻狎嬉戏,也未曾太过逾矩,且在人前也从未有放肆之举。


然而,他从小见到的皆是男女之情,且不说父母的相濡以沫,且不说三位长兄与嫂嫂们的琴瑟和鸣,最近四哥四嫂的故事,也称得上惊天动地,潘豹为情而死,四哥为爱而战,相反,觊觎自己的那些男子,无非就是为了因为自己容貌出色了些,哪里有真心欢喜自己的?他绝不能真的屈从。


六郎自己倒是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放弃了寻死的念头了。靖王见他神色黯淡,知道他并没有想通,于是便转了个话题。


“你家里人都叫你六郎?”


“嗯,除了七弟和八妹,其他人都这么叫我,就连随从们都这么叫。”


“那可不好,我若是也这么叫你,跟其他人有什么区别?你本名叫杨延昭不是?你有没有乳名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殿下?乳名也是家人叫的!殿下若是不愿意叫六郎,还是叫六公子好了。”


“你说不说?不说的话,我可要叫你小昭了,或者,昭儿?”


“昭”这个字可男可女,若是以如此旖旎的方式读来,旁人说不定以为这是个女孩呢!六郎觉得一阵恶寒,赶忙摆手:“殿下千万别这么叫。实话实说了吧,六郎并无乳名,家中皆是以排行称呼。殿下若执意不愿混同了家人的叫法,不妨就称呼‘延昭’好了。”


其实靖王本意就是如此,适才不过是逗弄他而已。既然延昭自己都愿意了,那么他这个殿下自然得从善如流。


“嗯,不错,以后本王就叫你‘延昭’好了。延昭,延续光昭,这名字真是极为动听,若无人叫,岂不可惜?”


 


今日靖王似乎格外高兴,回府时候便呼六郎。“延昭,你看谁来看你了?”


靖王身后跟着一个系着淡蓝色披风、生得明眸皓齿的女孩儿(注:此为少杨中的柴郡主,非霓凰郡主),见到了六郎,便高兴地抱住了他。郡主并非轻佻之人,只是不似寻常女儿家那般拘谨,而且现在太过高兴罢了。六郎笑着回抱住他,心里突然打了个激灵,看了一眼靖王,却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俩。六郎直觉不好,很快就松开了文意郡主。还好郡主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郡主,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你家平安无事了,就去你家找你,可是他们说你还在靖王府里,我就来这里找你了。靖王殿下,你能不能给六郎两天时间?我们有事情要做。”郡主却不知靖王心里的火气正腾腾往上冒。


的确,靖王只知道郡主和六郎有交情,却不知道他俩交情那么好,好到郡主可以当着旁人的面毫不避讳地抱住六郎。他虽然一直都派人注意杨家,但是六郎与郡主一道时候,他的手下也不敢真的跟着,毕竟柴郡主是前朝贵胄,地位犹如本朝公主,也是有暗卫暗中保护的,哪里会像杨家人那般毫不在意?若是此时还跟踪,只怕要露馅。因此,靖王并不知道,他二人交情极好,若是再有三五个月无人干涉,就可以谈婚论嫁了。


“哦,有什么事情吗?”


“这件事情,其实算是我们的私事,不大方便告诉靖王殿下,请殿下恕罪。”郡主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是和潘影有关的事情。但是一听到“私事”两个字,六郎就明白了。


“殿下,此事的确不便言明,还望殿下给延昭两日时间解决。”


“好。不过,还是尽快回来得好。你现在是靖王府的人,也是要守我们府上的规矩的。”靖王意有所指,六郎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


“是。”

评论

热度(2)

  1. suktuen风雪夜归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