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tuen

【靖苏】惜命 二十

零00松鼠:

有车


“好了,快把粥吃完。”萧景琰把粥喂到人嘴边,低声哄道。

“我自己来。”梅长苏要拿勺子,却在接过以后愣了一瞬。往日里萧景琰肯定是耍赖非要喂他的。

“吃完了,我就回宫里去。看你没事我就安心。”萧景琰脸色虽柔和了,但总提不起精神。梅长苏却没想到是因为人还没有消气的缘故,气不过刚刚落了面子,冷声道:“也是啊,就要傍晚了。怎么,还差一顿晚膳要陪吗?”

萧景琰听了挑眉,直直地看着梅长苏说:“本是说好要陪母妃用膳。”

“那……你去吧。”梅长苏反应过来,讪讪地说。

“无妨。我让战英回宫说一声就好了。”萧景琰说完不等梅长苏阻止就起身往屋外走去,片刻以后回来坐回榻边,逼近有些呆愣的梅长苏道:“我的账先生清算完了,先生的账,要怎么算?”

梅长苏转了转眼珠子,说:“我……我饿了。我先吃完这个。”

萧景琰也不急说道:“好,你慢慢吃。”梅长苏虚咳了一声,说:“你……还没吃晚膳吧?我让人给你做吧。”

“我不吃。”

“我……我,”梅长苏攥紧了被单下的拳头,苍白的脸有了一丝血色,吞吐地说,“我会,呃……心疼。嗯。”

萧景琰知道他在服软了,但他只是应了要求,唤人随意给他热一些吃食,神情依旧淡淡的。

梅长苏心里叹气,放下了羹匙暗示:“我……我手没什么力气了。”见萧景琰讶异之后仍是狐疑地挑眉,不禁气恼:“你要是想回,那便回吧。”

萧景琰依言拿过羹匙舀了粥再次递到他嘴边,调侃他:“刚刚还逞能。”得来梅长苏一个眼刀。

一直到天色沉下来,萧景琰简单吃过了晚膳,在外面一天的蔺晨也回来给梅长苏把完脉了,萧景琰温柔的表面也是加了层霜。

蔺晨一出房,萧景琰就把他手藏进棉被里,说:“你躺会儿,看会儿书就睡吧,好好休息。”

“你要回去了吗?”梅长苏知道今天是不能轻易把人哄好的了。

“我看先生也累了。有什么改日再说吧。”说罢准备起身却被拉住。

“我……”梅长苏说,“我并非还想逃的。一并说了吧。”

“我向你道歉。莫要再生气了。”梅长苏说。

萧景琰沉默了一会儿,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有气你了。现在说对错也没有意义,我只是,要缓一缓。”他没有再言明心中的委屈。

但梅长苏向来看透人心,何况是萧景琰。他说:“我以后不会再如此了。”

萧景琰露出了一个孩子不忿般的表情:“你于我们的事上,说的保证向来没什么用的。”他那层薄薄的冰霜终是消融了些许。

梅长苏笑了,抚上那人的脸,无奈中露出了柔情:“你啊……”一个长长的停顿以后,吻了上去。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说什么世俗礼法?世态兴衰看尽,他本该心如止水,早该心如死灰。可萧景琰……生是你,死也是你。他已经死过一回,却在往生河上飘荡,游离找不到岸,于是他回头,再遥望,隐约看到个在梦中出现过的,仰天大笑的少年。他拼命地往回划啊划啊,却怎么也回不到归路;那少年的身影越来越远,那低沉爽朗的笑声越来越模糊,他在死亡的道路上挣扎无果,毫无办法地死去。迷糊中,他看见了许多许多不同的自己,有那么多个梅长苏陪伴他的萧景琰过完了一生,或磕磕绊绊,或多灾多难,或幸运安康,除了真正的那个梅长苏——那个死了的梅长苏。

有时他会在想自己不过是在救赎,在妄想,他不过是在那么多梦的其中一个中,去补偿过去欠萧景琰的所有快乐。

他也会怕,怕等他大梦初醒,他又是那缕悬在城墙之上的魂魄,看着萧景琰的背影一直都孤寂寒冷,一点点地佝偻。

“景琰……”他在亲吻中呢喃着,伸手揽上了萧景琰的脖子,死死地攥着他的衣服。

萧景琰长叹一声,也慢慢地回应他,轻轻地含住他的唇瓣进而按压研磨,力道渐渐变重,然后攻略他的口腔,控制他的唇舌。衣衫渐解,萧景琰揽住梅长苏的腰将他压在榻上,趁着喘气的当儿萧景琰问他:“还欠我个承诺?”

梅长苏捧着他的脸问:“承诺什么?”

“随便什么,”萧景琰微皱眉,又边吻他边说,“以后你就不用说从未答应过我什么这种混账话。”


来刷卡

https://shimo.im/docs/pwAygRUXlVAYjYuL/「【靖苏】惜命  二十」


下一章,可能有点鬼畜了,我居然想写惩罚道具play捂脸我没救了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