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tuen

【靖苏】今天苏先生也在怼我(萧景琰完全忘记林殊也可以谈恋爱的小甜饼)

名草本命亚梅:

 


开了一个中二脑洞,就是景琰被赤焰案刺激太过,大病一场醒来彻底忘了林殊的故事。本来打算写长篇,想想还是先放一些轻松愉悦的小段子吧。




1.


靖王府书房。


梅长苏腿麻了,站起身来想要走走,无意间看见那张朱红铁弓,心中涌起一股暖意,鬼使神差就走过去想要摸一摸。


但景琰不会愿意吧。他有些心酸地放下了手,就像南窗下的旧椅,他是坐不得了,那是属于林殊的。


“先生很喜欢这把弓吗?”靖王见他一直盯着,便好心帮他取了下来。


梅长苏看着塞到手里的弓,忽然有点生气。


“苏某不过一时好奇,这朱弓看着有些年头了,却保养得这样好,必是殿下爱物,切莫弄坏了才好。”说着便要归还。


结果那人手一推,笑道:“无妨的,不过是多年前一个朋友送的贺礼,挂在这里许久,不是什么贵重摆件儿。苏先生是贵客,我府中贫薄,像金丝软甲这样的奇珍异宝自是没有的,只略有几样精致东西,先生喜欢什么便拿去吧,只当是替庭生还礼了。”


梅长苏登时气得眼冒金星,火冒三丈,一面在心里痛骂萧景琰负心薄幸、冷酷无情,一面咬牙切齿地把弓挂了回去,冷笑道:“苏某再不懂事,也不至于头一回登门就同主人家要东西,真是枉费殿下一片好意了。”


萧景琰心想你这是在感谢我的好意吗,那眼神恨不得拿把菜刀砍死我是几个意思。明明我的态度非常友善,场面非常和谐,礼数非常周全好不好。


 


---------------------------------


 


2.


   演武场。


   戚猛一把飞刀直冲着梅长苏的脖颈而来,萧景琰伸手一拦,稳稳夹住,觉得自己帅裂苍穹。


“朝着自己主君的方向扔飞刀,靖王府真是好规矩!丢的也是你们靖王殿下的脸。”梅长苏冷笑连连。


殿下你听我解释!戚猛急得要哭。


苏先生脾气可真大,列战英在一边默默擦汗。


“当年这样的事是如何处置的,殿下大概还没有忘记吧。苏某告辞。”梅长苏居高临下地扔下这句话,狠狠瞪了靖王一眼,大摇大摆地走了。


神经病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说什么啊,老子不记得!靖王殿下很生气。


“戚猛以下犯上,重打二十军棍,今年粮饷扣光!战英,通知账房!”萧景琰怒气冲冲地走了。


 


-------------------------------------


 


3. 


苏宅。


“殿下过来,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商量吗?”梅长苏生着病,正懒懒歪在床上,见他过来有些意外。


“我就不能来探病吗?”靖王开了个玩笑。


天了噜,有人转性了!这暖男人设是什么时候有的,不对,他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不行不能让他看出我是林殊,绝对不行!好紧张,好害怕,又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期待,我呸,期待个鬼,这人居然随便拿我送的弓做人情,臭不要脸负心薄幸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梅长苏怒气冲冲地搓被角,内心刷过n排弹幕。


“不过也确实有事。”靖王不知道梅长苏的内心戏,很认真地跟他说起皇后中毒的事。


说到一半,发现实在看不下去了。


“咳咳。”靖王咳嗽两声,小心问道:“苏先生在想事情的时候,手里要用力搓着什么东西吗?”


来了来了。梅长苏压住心头狂跳,不动声色地把手往袖子里一缩,淡淡说道:“是啊,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习惯吧。”


我还真没见过谁这么凶神恶煞地搓被子,以及你往回缩还要缩得那么明显究竟想不想我发现?萧景琰内心翻过n个白眼。


 


-------------------------------------


 


4.


靖王府,深夜。(都让开我要开车了)


    轰隆隆——乒铃乓啷——咚咚锵——贡嘎贡嘎——


隔壁苏宅在装修,深夜作业,重度噪音污染,严重扰民。


明天要上朝,好烦躁。靖王殿下想打人。


快天亮才睡着,做了个打梅长苏屁股的好梦,边打边骂:“老子叫你半夜挖密道!叫你半夜装修!叫你半夜吹笛子!”


苏先生很没有气节地哭着跪地求饶:“殿下轻一点……轻一点……”


等等为什么是在床上?这不重要(尔康手)


美滋滋,不想起床,结果被戚猛吵醒。


“抓怪兽啦!!大家一起抓怪兽吧!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士兵有兽抓!!”


摸着不安分的兄弟,想起刚刚的梦,老脸一红。


 


------------------------------------


 


5.


武英殿,早朝。


顶着黑眼圈带着瓜子围观二哥五哥吵架,津津有味。


“景琰,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太子气势汹汹。


赶紧剥掉嘴角的瓜子壳,耿直地说了实话:“你俩的方案都有问题。”


然后一下得罪了两个人。


誉王恶狠狠地瞪他:“景琰你又不熟悉政务,就知道乱说。”


太子气急败坏地瞪他:“你就这样跟皇兄说话吗!”


莫名被数落,躺着中枪,很不开心。


 


-----------------------------------


 


6. 


散朝后皇帝让他去见静妃,商量纳续弦,靖王耿直地拒绝,不出意外挨了一脚。


“逆子!总不娶亲成何体统!而立之年膝下空空!净给朕丢人!滚!”


灰溜溜去见母妃。


“母妃,我不想娶亲。”萧景琰诚恳地看着她。


静嫔淡定地问:“是因为那位苏先生吗?”


大吃一惊,母妃是怎么知道我的心事的!不行我要装一装。


遂疑惑不解地问:“母妃怎么会这样想?这同苏先生有什么关系?”


静妃看上去忽然很生气。


小梨送上榛子酥与茯苓鸡汤,萧景琰大喜,欲啖,被身后的人一巴掌拍晕。


“父皇的点心也敢偷吃!”皇帝黑着脸出现,母妃露出【和善】的笑容。


“儿臣不敢。”憋屈,憋屈极了。


 


-----------------------------------


 


7.


散朝后。


难得去王府后苑逛逛,惊悚地发现了一片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梅花枝。


萧景琰怒气值飙升中。


回头对着战英准备撒气,看他一脸天真,放弃。


叫来戚猛,怒骂之,限他三日内破案,活捉采花贼,否则明年奖金扣光。


列战英蜜汁微笑,还好我的小天使人设没崩。


“殿下!这一定是隔壁苏宅那个小护卫干的!”戚猛泣血哭诉。


赔!必须赔!赔我梅花!


萧景琰愤怒地想。


 


------------------------------------


 


8.


靖王府卧室。


萧景琰目无表情地看着一面坍塌的墙,一个灰头土脸的甄平,外加一个灰头土脸的黎纲。


“殿下,您看您是不是需要洗个头?”来自小心翼翼的甄平。


“殿下,您看您是不是需要换身衣服?”来自小心翼翼的黎纲。


“殿下,我去给您烧水!”来自激动的列战英。


戚猛表示我捉采花贼去了,掉线中。


 


----------------------------------


 


9.


“尚是凌晨,天色未明,本不该这个时辰过来。”洗了头换了衣服,英俊潇洒干净帅气散发着皂角清香白嫩嫩的萧景琰眨着眼出现在密道口。


天了噜烛光下的琰琰真是秀色可餐。梅长苏内心刷过一排请正面上我、睡不到靖王这辈子有何意趣、坐上来自己动等弹幕。


萧景琰请教梅长苏如何走出大龄男青年被逼婚的窘境。


“若您能找到意中人,便不必担心陛下和娘娘催婚了。”梅长苏神秘一笑。


“说来不怕先生笑话,我于情事方面确实一窍不通。”萧景琰默默回想了一下前31年的单身生涯。


“怎么会呢?您不是有过初恋么。”梅长苏磨牙中。


好好回答,不好好回答我就……


萧景琰一脸懵逼:“初恋?苏先生恐怕弄错了,我不曾有过爱慕之人,何谈初恋。”


“难道当年您和您的青梅竹马,惊才绝艳的少年天才林少帅不是一对人人称羡的爱侣吗?”梅长苏内心在咆哮,来人,拿根绳子勒死他,再勒死我!


萧景琰眨眨眼:“林殊?谁是林殊。”


梅长苏怔住了。


“您不记得他?一点都不记得?”他很震惊,情绪一下低落起来,忽然很伤很伤心。


萧景琰不知所措:“我……我12年前生过一场大病,醒来后很多人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他忽然心中一动,试探道:“你是……他吗?”


梅长苏望着他,没有说话。


萧景琰笃定了:“你是我年少时的好朋友,我忘记了你,可你仍愿来帮我,对不对?”


梅长苏眼圈红红的,扁着嘴不吭声。


“我本来打定主意瞒着你,不告诉你的。”他怔怔说道:“可当知道你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我了,我却又那么想让你知道。”


萧景琰心疼地将他搂在怀里,喃喃道:“对不起,我把你忘了。对不起……”


“算了。”梅长苏把他推开:“你不记得我也好,你是主君,我是你的谋臣,这样简单的关系才有利于共谋大事。”


“可是,虽然我不记得林殊,但先生于我并非只是谋臣。”萧景琰摇摇头:“若说我倾慕先生,你信吗?”


梅长苏愣愣看着他。


萧景琰有些羞赧,低低笑着:“我喜欢先生。”


梅宗主老脸一红,俩人相对坐着傻笑。


“对了,你为什么要摘凸我的梅花?”萧景琰忽然想起下午自己是要来兴师问罪的。


“还不是怪你!”梅长苏桃花眼一瞪,骂道:“你不认得我,随便动我送的朱弓,嘲笑我的小习惯,还骂我扰民!我一生气,就派人拔光你的梅花,反正那也是我要种的!可你肯定不记得了!那是我的梅花!我爱拔不拔!”


萧景琰心想我什么时候嘲笑你了,以及我腹诽扰民你是怎么知道的,但他还是很没有原则地认罪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阿苏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确实不记得了,我的就是你的,那些梅花你随便拔着玩儿吧。”


“什么你的就是我的!本来就是我的。”梅长苏赏他一个白眼。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温柔地看着他笑:“都是你的,我的心也是你的。”又一惊一乍地把他拉起来:“手怎么这么凉呀,快回被窝里躺着去。”


梅长苏心里暖洋洋、甜丝丝的,任由这人把自己塞回被窝里,把他的手臂整个抱在胸前。


萧景琰无奈地弯着腰,苦笑道:“阿苏,我这样很不舒服啊。”


床上的人促狭一笑,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往里边挪了挪,在空出来的位置上拍了拍。


靖王殿下乐呵呵地脱了外衫和鞋袜,钻进被窝里牢牢抱着他。


“先生屋里当真暖和。”萧景琰舒服地眯着眼,一阵阵暖意袭来,眼皮也开始打架。


梅长苏笑起来,捏着他的鼻子说道:“眼看着快要天亮了,你明日还要去西山军营督查换防,别睡过了头。”


“你这儿太暖和,我困得不行了。”他迷迷糊糊地念叨着。


梅长苏便心软了,轻笑道:“睡吧,我明儿叫你。”


“恩……”得到了保证,萧景琰轻轻闭上眼,安稳地入睡了。


他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梅长苏正温柔地冲着他笑,嘴唇一动一动的,也不知是在说些什么。


“你在说什么呢?”景琰伸出手想触碰他,想离他近一些。


可梦里那个人却越走越远,他仍是微笑着,说着话,可听不清。


萧景琰着急起来,匆匆忙忙要去追,却一脚踏空,腿一蹬,撞上了床位的小几,登时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梅长苏,正温柔地冲着他笑。


“你在说什么呢?”他喃喃道。


“我说,景琰,我也喜欢你呀。”


 


                                               ----------------完



评论(3)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