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ktuen

棋逢对手(三)

澎澎:

【凯歌】

        胡歌到北京的那天,王凯并未去接车,因为那是一个工作日,王凯要下了班才能回去。其实并不是不能提前安排改期当天的预约而留空时间去接胡歌,只是王凯不想刻意去表现亲近感,因为王凯很清楚,有的人,当你亲近的时候他反而会后退或者关闭起自己,但是你刻意保持距离的时候,对方可能对你更加好奇。

        对于王凯没说来接自己,胡歌是有猜到的,果然是玩心理战的人。大男人嘛,也没把这件事情摆在心上。

        胡歌到北京后按照王凯给的定位打了滴滴去王凯在三里屯的家。胡歌随身带的行李就一个行李拖箱,还有些书籍什么用品的就用快递寄过来,大概第二天才到。

        王凯家用的是密码锁。通常设置密码是用一些有意义的数字的。当胡歌收到王凯发来的密码是有想法的。门锁的六位数密码是“818920”,一般来说没有人会用生日日期做门锁或者是任何密码的,因为最容易破译,通常都是用一些别人不会知道但是对自己有特殊意义的日子或者是数字。作为一个心理学人士,密码的意义和设定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可胡歌为什么觉得有问题是因为首先“920”是自己的生日,而胡歌很清楚记得袁弘在某一次说起王凯的时候吐槽过说两人不单单同是武汉人,还同年同月生,王凯比袁弘早五天生日,而且说王凯的生日日期非常好记,那么照这样推算“818”基本就可以确定是王凯的生日日期。那王凯为什么要用他们两人的生日来设定这个密码呢?是最近知道自己来住才改的?还是真的有特别意义,刚好碰巧就跟两人生日撞期了呢?如果是特意用两人的生日,那么王凯的心思就颇为别有用心了。

         可是更有意思的是王凯的家。王凯的家进了玄关后左手边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右手边是一个落地大酒柜,中间没有餐桌,看的出来王凯平时吃饭应该就是在开放式厨房的那个工作台上,没有餐桌也可以看出来主人通常是一个人吃饭,没有女主人,近期未打算成家育儿,否则不会不预留餐桌这种家庭必备家具。而且没有餐桌也可以看出王凯应该是不太注重吃的人。但是从他的落地酒柜可以看出,这个人很注重喝。他的酒柜非常大。一半放的是红酒,一半放的是茶叶。胡歌很认真的看了他的茶叶,几乎六大茶类都有,更有意思的是,这家伙还备有很多套茶具,景德镇的青花瓷,宜兴的紫砂壶,定窑的白瓷茶具。。。。。爱喝茶也爱喝酒?学心理学的也避免不了矛盾的心态吗?

         客厅那边天青色的皮质沙发上是四小幅国画,分别是梅兰竹菊,茶几上是一个紫檀木的荷叶形茶托,上面摆着一套龙泉青瓷,胡歌对这套茶具的造型太熟悉了,因为这是电视剧《琅琊榜》里梅长苏家里的那套茶具,胡歌第一次注意到这套餐具是看到剧中靖王对梅长苏说自己三十岁了还未封亲王那段。王凯那么多套茶具,仅仅这套放在茶几,而且仅仅只有这套茶具是只有两个茶杯的,这难道不是别有用心?

         更有意思的是,王凯的三间房间里,两家一模一样大小的房间里,床、衣柜等摆设从款式到方位,甚至是床上用品还有窗帘都一模一样,不打开衣柜,你根本就无法分遍两间房间哪间房间是主人房,哪间是客房。想用一模一样的环境氛围拉进两人的心理氛围,王凯果然是心理学高手。

         一般人的家里较大的房间是主人房,小一点的是客房,最小的是书房,而王凯则是反过来,两件小一点的房间是主人房和客房,最大的反而是书房。王凯的书房让胡歌完全惊叹了。其中两面墙全是从天花板到落地的书柜,其中一面墙已摆满了书,另一面则摆了一半以上。

        胡歌移动那个木制爬梯去看王凯书柜的书,摆满书的那面墙全是心理学专业类的书籍,从英文版到中文版的都有,而且这家伙还在柜上贴了分类标签,按开头字母排序。另一面书柜则是其他各类书籍,有悬疑故事,还有一些情感类故事等等。两个书柜前是一张按摩椅,可以想象得出来,平时王凯是坐在这张按摩椅上看书的,椅子旁是一个书桌式的小茶几,上面摆着王凯最近正在看的书是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还有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

        电脑台这边的墙上挂着的字画是“上善若水”四个字,电脑台旁边有一个保险柜,明显这个保险柜存放的不是珠宝而是心理医生用来放病人资料的。

        电脑台旁是落地窗,有个榻榻米的小飘台,飘台中间的茶几摆了一盆文竹和一套天青色的汝窑茶具,这套茶具只有一个茶杯,看得出来就是王凯平时自己用的,正因为这里只有一个茶杯,更可以推算客厅放两个茶杯的不同用意。

        胡歌在王凯的这间书房呆了太久,他津津有味的看他的各种书籍,完全忘记时间,后来发觉自己又渴又饿已经是下午快四点的时候了。因为之前王凯曾经发短信告诉胡歌,自己冰箱并未储备食物,叫胡歌到了可以在楼下的茶餐厅随便吃点东西,晚上下班回来再买菜回来做饭。所以胡歌下楼随便吃了东西就在附近走走逛逛,熟悉附近的交通和购物情况。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王凯的诊所楼下。
 
        胡歌觉得自己应该是下意识走到那里的。也许参观完王凯的家后,对王凯的好奇心比之前更重了。胡歌临时起意决定上楼看看。

       胡歌之前在网上查询过王凯所在的诊所,是北京一间颇为大的心理咨询中心,在咨询中心的有好几位有名的心理医生和心理咨询师。王凯不算最优秀那位,却是最受欢迎和最出色的那位。整层写字楼里都是这家咨询中心,胡歌就站在玻璃门外看着,不知道在看什么。他也觉得很好笑,这时候,估计王凯已经下班了,在买菜回家的路上吧。

      可是说来也巧,那时快六点了,平时的王凯早就下班了,今天刚好有份报告急着出,真不是故意要晚回的。王凯准备关大厅总开关然后离开的时候,猛然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帅哥。

       这时胡歌也看到了王凯。胡歌几乎一眼就认出这个人是王凯。如果说网络上的照片里看到的王凯的确有的角度和袁弘有点像的话,真人的话,胡歌想说,谁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像啦?这个人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就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连眉眼都微笑那种,不像是认出自己,毕竟两人没有加微信,袁弘那里也没有自己的照片,王凯不可能知道站在门口的这个人是自己。而且他瞬间露出的笑容很真诚,没有其他含义。

     其实胡歌在认出咨询中心里的那个人是王凯之后,瞬间有个动作是看看自己手上的手表,因为他在想,现在是什么时候,怎么王凯还会在这里出现,不是应该回家了吗?

     王凯的确不知道门口站着的是什么人,他看到胡歌一脸思绪的样子看着自己,以为是一个想来做心理咨询,又不敢进门的顾客。 而王凯也注意到了胡歌看手表的这个动作。如果是因为看到自己不好意思,想假装看其他地方的话,不应该是抬手看手表。难道看手表有别的含义?

       王凯推开玻璃门,微笑的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这家伙真诚的笑容加温暖的语气,难怪能受患者欢迎,胡歌内心想。“我,口渴。”胡歌故意只说这几个字,在没有编好合适的理由之前,说话内容越短,可考察的漏洞也就越少。

        王凯明显不会真相信对方是口渴的原因。如此简短的几个字,要么就真的是需要咨询的患者,内心有想说的话,不好意思说出来,要么就是。。。。。“我们可以选择喝的品种不多,你不会介意吧。”王凯略带幽默俏皮的说着,却丝毫没有改变脸上的笑容。

        “有咖啡吗?”胡歌继续盯着王凯。

        王凯做了个手势引胡歌到大厅接待处的沙发就坐,“咖啡有速溶的,也有咖啡机煮的,但我不建议你现在这个时间喝咖啡,因为快到饭点了,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

        胡歌心想这个家伙果然是高手。之前有学者做过实验,到底要花多久时间可以得到别人的好感,其实只用四分钟就可以了。王凯仅仅就用真诚的微笑、温暖的语气还有关心的话语,成功收获好感,厉害,但是我不是普通人,胡歌内心想。“那你的建议是?“”胡歌想继续看看这个王凯到底有什么本事。

       “这个时间段,其实咖啡、茶、牛奶都不适合,我建议来一杯热可可。虽然不解渴,但是管暖、管饱,还能让心情变好。“”

       王凯建议喝热可可的时候,胡歌就想到了甜食能让人心情变好的原因,在心情好的情况下,一个人才会吐露更多的内心想法,他猜到王凯肯定是把自己当成是想来做心理咨询,又不知道该不该进门咨询的患者。所以王凯建议喝热可可应该是出于这个考虑的,但是他没有想到王凯竟然把能让心情变好这个原因直接说出来,这个不太按套路走的心理医生啊。

      “好“”胡歌就想看王凯会想套他什么话。

      王凯点点头,进茶水室帮他冲可可。如果这个人不是一个单纯想来咨询的患者,也有可能,有可能是想来打击报复的?王凯记忆力不差,没有印象治疗过这样的一个患者,毕竟,这人长的太有特色了,帅得太有特色。那么是治疗过的患者家属?然后有什么不满,要来寻仇报复?看他手上没有带任何可以藏凶器的包包,牛仔裤袋倒是可以放一把折叠水果刀,但是对方的精神状态不算差,眼神精神有思考的迹象。而且从对方穿着看,阿玛尼的白色休闲T恤,阿玛尼的小白鞋,戴的是沛纳海的手表。从心理学角度来说,穿白衣服的人个性较明媚开朗类,不是那种内心阴郁类型,加上他的T恤很新,不是那种洗的发白的,小白鞋也是十分干净。手表也足够贵,如果真的心理有严重问题的,不会在打扮上如此用心的。

      当王凯冲好可可出来的时候,发现胡歌正认真的看着大厅里关于几位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介绍的宣传栏,王凯注意到胡歌看到自己的名字这一栏的时候,停留的时间比别的医生多了几秒,当然也许是因为自己招呼了他,所以对方想了解一下的缘故,也也许因为其他原因。

         胡歌看到王凯拿来的可可,习惯的说了句谢谢。

        从进门开始,胡歌一直遵守着礼貌的态度,例如王凯引进门才进,王凯示意就坐才坐,双手接过水杯说谢谢,喝东西的时候没有发出太大响声,说话也看着别人的眼睛,这个人实在是太有礼貌太正常了,王凯觉得这不“太正常”。但王凯知道,如果想让对方说话,不是自己滔滔不绝开口,而是用适当的沉默,对方会害怕这样的冷静而先主动说起话。但胡歌这时也是秉承着同样的思想,他觉得王凯此刻应该对自己好奇的,自己不说话,对方应该也是想要听自己说些什么的,于是,在胡歌喝可可的这段时间里两人居然同时选择沉默。两人又同时有种感觉,对方果然是高手,这都忍得住。
   
         胡歌喝完可可,在想着该怎么继续?是说声道别,然后各自回家?虽然回的是同一个地方,胡歌知道可以绕路,但是却又起了心思,我到现在还没有测出王凯的能耐,怎么能就这样回去,太没意思了。于是就坏坏的想着跟王凯一起回家,在路上再试试他。

      王凯十分确定这个人一定有问题,他不可能会就这样喝了杯东西,什么都不说的离开,所以王凯也在等,等胡歌先出招。在下了公司楼下后,胡歌其实一直跟自己保持着距离走,方向跟自己一致,步伐不快也不慢,不过在第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胡歌有几秒的犹疑,之后胡歌就开始保持着比自己稍慢一点的步伐。到下一个路口的时候,王凯故意稍微走慢了两步假装看手机,而且身体朝反方向转了一下身,胡歌也似乎有想跟着转反方向的反应,但是等王凯开始过马路,胡歌又不紧不慢的跟上来。这时王凯心里有点底了。这个人一直跟着自己走,只有两个原因,一是有话想跟自己说,然后不好意思,所以借着跟自己走的过程一直想找机会。二是,这个人跟自己的家是同一个方向,但是这个人不太熟路,如果今天是第一次走这条路,来的时候和回的时候就很容易弄混方向感,而且,对方太聪明,从第一个十字路口发现自己的问题后,马上调整自己的步伐,想跟着我走以掩饰自己不熟路的表现,因为不熟路,要跟着别人的步伐来确定方向的话,等头脑再做出反应肯定要慢个一两秒。就是这一两秒的迟缓反应让王凯十分确定,这个人是跟着自己走的。

        当胡歌自己也发现王凯好像注意到自己的步伐的时候,胡歌特意转换话题,“这地面怎么坑坑洼洼不少积水?”假装是嫌弃积水会弄脏自己的鞋子。

      王凯假装不在意的说,“是啊,今天凌晨的那场雨有点大,所以到现在地都还未全干。”

      胡歌是中午才到的北京,当然不可能知道凌晨下了雨,天气预报也没有报的那么准确,所以胡歌穿着一双干净的小白鞋。一瞬间,胡歌知道自己可能要露马脚了。赶紧接一句“未来几天的天气可都是晴天啊。”好在胡歌来之前还是关注了未来几天的天气变化。

     避开不谈今天上午的天气,是不知道?难道今天之前不在北京?

       “你要不要去超市买点什么?“”  王凯决定印证自己的想法。

        本来胡歌是想着既然之前王凯短信说买菜回来,那王凯现在肯定是要去超市的,自己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说不去,然后提前回家,可是胡歌看到王凯一脸认定自己不会去超市的表情就决定要反其道而行之说“我刚好就是想去超市买东西”。

        胡歌对超市分布完全不熟悉,到了超市后,王凯还是敏感的发现了胡歌的眼神先关注到了左边区域的鱼肉类摊档而非右边区域的蔬菜水果。

      王凯是之前在短信里问过胡歌晚上想吃什么,胡歌提过鱼。王凯瞬间在脑里把所有的线索连在一起,之前不在北京,不熟路,语音带有上海口音,之前看表没准是确认为什么自己这个时间段还在中心,知道自己所以才关注自己,等等等等细节,难道?于是,王凯决定试试这个人是否就是胡歌。

        王凯故意问胡歌 “你要买海鲜吗?我觉得这龙利鱼,水煮也好吃,弄成茄汁龙利鱼也好吃,清蒸也可以,你平时喜欢怎么做鱼?”王凯边挑鱼,边假装闲聊着。

        胡歌内心是想说清蒸的,但是觉得不想让王凯猜到更多,就随口说“茄汁吧”因为觉得说水煮对方肯定不相信。

          没想到王凯来了一句“上海的确喜欢比较甜的口味”

         说茄汁就想到甜吗?这家伙怎么突然扯上海?胡歌看向王凯,有点想从王凯眼中看出对方到底是从哪里看出自己的问题。胡歌不知道自己瞬间的眼神已经出卖了自己。

     王凯表情毫无变化的看着胡歌又问了一句,“你不买鱼吗?”

     “买”既然自己已站在鱼档前听王凯废话了一轮鱼,这时候不买,好像说不过去,未免王凯看出些什么,胡歌就拿起了一块包装好的龙利鱼。可没想到的是王凯居然不买鱼,就继续前行。明明之前自己在微信说过要买鱼,这家伙走过来鱼档,不可能不买就回家啊?于是胡歌忍不住问“你不买吗?”

     王凯微笑着看着胡歌“两个人吃一条鱼就可以了吧,不需要买两条吧?”
     
      胡歌听到又是眼神一变,他是看出自己是胡歌了吗?所以才特意让自己买鱼,而他不买?

     “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还是你一早就知道是我?”胡歌有点生气的问。

      王凯淡定的看着胡歌“来超市的时候才发现的,如果你不跟来超市,我可能无法确定,也不会想到。但你给了我机会去试你。从你到超市后先看向鱼档,你以为我会买鱼,而我特意提到上海,特意提不需要买两条鱼,听到这两句话后你的眼神反应都告诉我,我的猜想没错。其实我只是猜的,没有确实依据,你可以不承认的。”王凯说到这里,有点得意的笑。“你今晚还想吃什么?”

      胡歌的内心是,“我特别想吃红烧狮子头,就是吃了你这个狮子头”内心脑补一部短篇恐怖小说。

      看胡歌不说,王凯就自己选了点青菜和水果。

       王凯很会做,他没有自己一个人全拿完所有的菜,但是留给胡歌的都是比较轻而且还是比较干净的袋子,是玩心理战讨人好感还是真会照顾人??

         胡歌觉得这个王凯可是比自己想象中更厉害更有意思的人!高手过招,还在后面!!!
          
        

      

        

       
 

          

              

评论(1)

热度(53)

  1. suktuen澎澎 转载了此文字